高考作文素材派送:文学名著局面形貌精彩片段60例(政治运动)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9-17 18:37
本文摘要:文学形貌词典-局面篇-政治类-仪式早已至五鼓三点,太宗设朝,聚集两班文武官员。但见那, 烟笼凤阙,香蔼龙楼,光摇丹扇动,云拂翠华流。君臣相契同尧舜, 礼乐威严近汉周。 侍臣灯,宫女扇,双双映彩,孔雀屏,麒麟殿,到处光 浮。山呼万岁,华祝千秋。静鞭三下响,衣冠拜冕旒。宫花辉煌光耀天香 袭,堤柳轻柔御乐讴。 珍珠帘,翡翠帘,金钩高控,龙凤扇,山河扇,宝辇 停留。文官英秀,武将奋起。御道分高下,丹墀列品流。 金章紫绶乘三 象,地久天长万万秋。

米乐m6

文学形貌词典-局面篇-政治类-仪式早已至五鼓三点,太宗设朝,聚集两班文武官员。但见那, 烟笼凤阙,香蔼龙楼,光摇丹扇动,云拂翠华流。君臣相契同尧舜, 礼乐威严近汉周。

侍臣灯,宫女扇,双双映彩,孔雀屏,麒麟殿,到处光 浮。山呼万岁,华祝千秋。静鞭三下响,衣冠拜冕旒。宫花辉煌光耀天香 袭,堤柳轻柔御乐讴。

珍珠帘,翡翠帘,金钩高控,龙凤扇,山河扇,宝辇 停留。文官英秀,武将奋起。御道分高下,丹墀列品流。

金章紫绶乘三 象,地久天长万万秋。(吴承恩:《西游记》第122页)人们宣誓的日子到了, 没有寻到公鸡,决议拿老山羊来取代。

小伙子们把山羊抬着,在杆上四脚倒挂下去,山羊不住哀叫。二里半可笑的 悲伤的形色随着山羊走来。他的跌脚好像是一步一步把地面踏陷。

波 浪状的行走,愈走愈快!他的妻子疯狂的想把他拖回去,然而不能做到, 二里半惶遽的走了一路。山羊被抬过一个山腰的小曲道。山羊被升上 院心铺好红布的方桌。

东村的未亡人也来了! 她在桌前跪下祈祷了一阵,又到桌前点着两 只红蜡烛,蜡烛一点着,二里半知道快要杀羊了。院心除了老赵三,那尽是一些年轻的小伙子在走、转。他们袒露胸臂,强壮而且凶横。

来到三十多人,带来重压的大会,可真的触到赵三了!使他的胡子 也感应很是重要而不行挫碰一下。四月里晴朗的天空从山脊流照下来,房周的大树群在正午垂曲的 立在太阳下。

畅明的天光与人们配合宣誓。未亡人们和亡家的独身汉在李青山喊过口号之后,完全用’膝头曲倒 在天光之下。

羊的脊背流过天光,桌前的大红蜡烛在壮默的人头前面· 燃烧。李青山的大个子直立在桌前:“弟兄们,今天是什么日子I 知道 吗?今天……我们去敢死……决议了……就是把我们的脑壳挂满了整个村子所有的树梢也情愿,是不是啊!……是不是……!弟兄们……!” 回声先从未亡人们传出:“是呀!千刀万剐也愿意,哭声刺心一般痛,哭声方锥一般落进每小我私家的胸膛。一阵强烈的 悲酸掠过低垂的人头,苍苍然蓝天欲坠了! 老赵三立到桌子前面,他不发声,先流泪: “国……国亡了!我……我也……老了!你们还年轻,你们去救国 吧! 我的老骨头再……再也不中用了!我是个老亡国奴,我不会眼见 你们把日本旗撕碎,等着我埋在坟里……也要把中国旗子插在坟顶,我 是中国人!……我要中国旗子,我不妥亡国奴,生是中国人,死是中国鬼……不……不是亡……亡国奴……”。

浓重不行剖析的悲酸,使树叶低头。赵三在红蜡烛前用力敲了桌 子两下,人们一起哭向苍天了!人们一起向苍天哭泣。大群的人起着 号啕! 就这样把一只匣枪装好子弹摆在众人前面。

每人定到那只枪口就跪倒下去“盟誓”:“若是心不诚,天杀我,枪杀我,枪子是有灵有圣有眼睛的啊!”(肖红:《生死场》第91—93页)讲演人最后提到了上帝,讲话竣事。一阵掌声。接着,结业生被叫起来,一个个去领取学位文凭。

院长在授与饰有缎带的纸卷时满面红光。……。唱起了赞美诗,奏起一支仪式用的举行曲。

黑袍的行列穿过一排排坐着的怙恃和亲属。袍子在夏季的橡树枝叶下散开,和颜色鲜艳的女服混在一起,使得这些结业生看去象是一群在鲜花开放的土地上觅食的乌鸦。([美)欧文·肖:《富人,穷人》第340—341页)文学形貌词典-局面篇-政治类-暴乱整个屯子,都惊动了。啼明鸡叫着。

东南天上露出了一片火烧似 的红云。大伙从草屋里,从公路上,从园子里,从柴火堆后面,从麦码子 旁边,从四面八方,朝着韩家大院奔来。他们有的拿着镐头,有的提着 斧子,有的抡起掏火棒,有的空着手出来,在人家的柴火堆子上,暂时抽 出榆木棒子、椴树条子,提在手里。光脊梁的男子,光腚的小嘎,光脚丫子的老娘们,穿着露肉的大布衫子的老太太,从各个角落,各条道上,呼 拉呼拉地涌到公路上,汇成一股汹涌的人群的巨流。

太阳从背后照去, 照映着一些灰玄色的破毡帽,和剃的溜光的头顶,好象是大河里的汹涌 的海浪似地往前边涌去。(周立波:《狂风骤雨》第162页)人们的呼唤汇成一股嘈杂的旋风,压倒了机械低落的轰鸣声、蒸 气极重的叹息声和电线的嗡嗡声。

大家挥舞着手臂,用冷嘲热讽的激 烈言词相互点燃起怒火,快快当当从四面八方搜集拢来。平常甜睡在 疲惫的胸中的恼怒,这时觉醒了,要寻找出路,越来越宽地展开玄色的 翅膀,自得洋洋地凌空飞翔,而且更紧地攫住人们,把人们拖在后面,使 他们相互冲撞,然后酿成狂怒的火焰。

煤烟和灰尘在人群上空团团翻 滚,那些淌着汗水的面貌涨得通红,面颊上挂着玄色的泪珠。一张张黑脸上,眼睛冒着火,牙齿闪着光。

([苏]高尔基:《母亲》第69页)大群的人,循着冻得雪白的平坦田野,在冬季的苍白太阳底下走去,溢出大道,穿过甜萝卜的田亩。从群牛交织点起,哀田纳开始向导他们。不使他们停止,他喊出下令,组织举行的队伍。

襄伦带头奔跑,用他的军号,吹出野蛮的音乐。最先几行,妇女们向前走着,有些手里拿了木棒,马安嫂睁开凶蛮的眼 睛,好像向远处寻找予许过的正义都会,如焚嬷嬷,勒法克嫂与慕古蒂, 在褴褛的衣服之下,跨开她们的脚腿,简直和动身去作战的兵士们一样。若有欠好的相遇,大家将瞥见宪兵们是否敢打到妇女们身上。

男 子们,在“牲群”的混杂里追随着,形成扩大的尾巴,竖起铁棒,只由勒法 克的斧头高高举起,它的锋口闪烁于阳j亡之下。哀田纳,在中央行走,看住萨瓦尔,禁绝他脱离自己的眼前,随着来的马安,态度阴郁,向嘉黛 琳投射眼光,她是这些男子中间的唯一女人,她顽强要靠近她的情人身 边快步奔跑,使得人们不致损害他。没有戴帽的散乱头发对着大气飘动,人们只听见木屐的响声,混着襄伦的野蛮军号声,象放纵了的牲群, 发出蹂躏的喧闹,向前走去。

可是连忙一阵新的叫唤升上来: “面包!面包!面包!” 那时已中午,歇工了六星期的饥饿,被这田野里的奔跑鞭击,已在 空的肚皮里觉醒了。早晨的稀少面包屑与慕吉蒂的几颗栗子,已消失 得很远很远了,各人的空胃叫唤着,这苦痛越发上阻挡奸贼们的狂怒。“到此外矿场去!停止事情!面包!” 哀田纳,早晨在矿村里曾拒绝吃下他的一份面包,现在他的胸口已 受到无可忍受的扯裂感受。

他并不叹息;可是用机械的手势,他不时拿 起他的葫芦瓶,吞下一口杜松子酒,他的身体那么颤栗,他以为需要这 个来振作一下,使自己可以一直行走到底。他的面颊已开始灼热,火焰已燃烧他的眼睛。

然而他还保持他的清醒,他还愿意制止无益的损害。当他们抵达乔亚赛尔小路时,方达姆的一个挖掘工,为了向他的矿主抨击而加入大群,要同伴们向右转,口里喊着说: “到格斯东·玛丽去!应该停止汲水‘旁普’的开动,应该让洪流淹 没约翰·巴尔!” 掉臂哀田纳的抗议,被拖引的群众已转弯了,他恳求他们不要去停 止“旁普”的开动,让矿里的水可以汲空。

何须破坏廓道哗'虽然他很 埋怨矿主的可恶,这到底激起他这工人之心的反抗。马安也以为损害 到机械是不公正的。可是挖掘工仍时常发出他的复仇怒号,哀田纳必 须比他喊得更高: “到米卢去!那底下有奸贼们!……到米卢去!到米卢去!” 做了一个手势,他命大群的人重新走上左面的门路。

襄伦已再跑 到头上,将他的军号吹得更响。队伍里发生了大的回流。格斯东·玛丽这次已解围了。([法]左拉:《萌芽》第467—469页)群众嗅到了血腥。

一刹那间,他们酿成了一群凶恶的猎犬。随处 都放起枪来。

许多窗口挂出了红旗。巴黎革命的隔世遗传,使他们立 刻部署了障碍物。街面的砖石给掘掉了,街灯的柱子给扭曲了,树木给 砍下了,一辆街车在街上仰天翻着。

大家使用几个月来为敷设地下铁 道而掘开的壕沟。围着树木的铁栏扭成了几段,被人看成弹丸用。口 袋里和屋子里都泛起了武器,不到一小时,局势完全变了暴乱的形势, 全区都成了战场。([法]罗曼·罗兰;《约翰·克利斯朵夫》第四册77页)那一天早晨,圣安东尼区曾经有宽大的玄色饥民群众汹涌往来,波 浪似的人头上时常闪出光线,钢刀和枪刺在阳j艺中发亮。

圣安东尼的喉 咙里发出骇人的咆哮,赤裸的武器森林在空中乱动,好象树枝摇曳在冬 风里似的;一切手指都紧握着种种武器或类似武器(从下层涤处抛出来 的,岂论远近)。在群众中无人能看出谁抛出这些家伙,从什么地方抛出来,什么力 量使它们在群众头上动乱摇摆,闪出闪电似的光线,可是,毛瑟枪是有 人配给的——也有人在配给枪弹,火药,炮弹,铁棒,木棍,小刀,巨斧, 长矛,以及犯上作乱的天才所发现的种种武器。

什么也抓不得手的人 们就自动拆下四周墙壁的石块和砖头。圣安东尼的每一血脉和心都在 高度紧张之中,都在发着高热。这里的每个生物都把生命看作不算什 么,以一种疯狂的热情准备牺牲掉它。

象滚水的漩涡里有一其中心点一样,所以,这一切动乱都围绕着得 伐石的酒铺,而落在这热锅里的每一小我私家都被吸引向得伐石这漩涡中 心,他自己满身沾濡着火药和汗水,发下令,发武器,把这人推开去,把 那人笼络来,把这人的武器解给那人,正在咆哮最凶的地方勤苦劳作 着。“甲克:,总要时常在我身边,得伐石叫唤,“甲克一和甲克二,你 们努力分头率领爱国同志。我的妻呢?” “呃,我在这里广那太太说,照常镇静,可是今天已经不编织了。

太太的坚决的右手现在拿着一柄斧子,取代了平常的柔和工具,而且腰 间挂着一支手枪和一把残忍的短刀。“你要到那里去,我的妻?”。“我观在随着你,”太太说。“等一会,你就会瞥见我在妇女们的先头。

” “那么,来!”得伐石叫唤,用一种嘹亮的声音。“爱国的人们和朋侪 们,我们准备好了!巴斯底尔!” 接着引起了好象全法兰西的呼吸都集结在这深恶痛绝的名字上似 的一阵咆哮,人海海浪翻腾,深而又深,汹涌流过这都会,到达那所在。深的壕沟,双重吊桥,庞大石墙,八个大塔,加隆炮,毛瑟枪,火和 烟。

经由火和经由烟——在火中和在烟中,因为人海把他推到一尊炮 眼前,他连忙变为炮手——酒铺老板得伐石象一个勇敢的兵士似的工 作了两小时。深的壕沟,单层吊桥,庞大石墙,八个大塔,加隆炮,毛瑟枪,火和 烟。一座吊桥放下了,“事情呀,同志们,全都来事情呀:事情呀,甲克 一,甲克二,甲克一千,甲克二千,甲克二万五千,凭了天使或恶魔—— 随你喜欢——之名事情呀!”酒铺的得伐石还是站在早已发烧的炮面 前。

“眼我来,女人们:”他的太太叫唤。“什么!杀起来我们能够象男 人一样杀的!”于是,一阵尖厉的呼声,大群妇女跟她去了,她们拿着各 式各样的武器,可是全都一致,由于饥饿和复仇而武装着。加隆炮,毛瑟枪,火和烟;可是,另有深的壕沟,单吊桥,庞大石墙, 八个大塔。

怒海稍稍移动位置,因为死亡和受伤。闪烁的武器,明亮的 火炬,冒烟的载着浸水的干草的大车,各方面的猛烈巷战,呐喊,排枪, 咒骂,无限的勇猛,捣毁和爆裂,人海沸腾;可是,另有深的壕沟,单吊 桥,庞大石墙,八个大塔,而且酒铺得伐石自己还站在他的炮眼前,炮因 为猛烈地服务四小时而加倍发烧了。

一面白旗从碉堡内面竖起来,而且有一种谈判的信号——这在狂 风之中只是朦胧觉察,什么也听不见——突然人海无限高涨和扩大,而且推着得伐石走过一座放下的吊桥,走过庞大的石墙,进了投降的八小我私家塔。([英]狄更斯:《双城记》第194—195页)那磨石有两只柄,由两小我私家疯狂地推转着,他们仰起面貌,长发翻 飞在脑后,那容貌的残酷恐怖会胜过最野蛮底人戴着最野蛮的面具。荒 谬底眉毛和谬妄底髯毛都直竖着,而他们底恐怖底面目上全是血和汗, 全因为叫唤而歪斜,全因为兽性勃发和块乏睡眠而狰狞张皇。

当这些 凶汉旋转着的时候,他们底乱头发一会向前飞在眼上,一会向后飞在颈 项上,有些女人还拿酒喂在他们底嘴上,连带着淌下底血和淌下底酒, 连带着磨石上激起的火花,他们底全部险恶气象似乎有血腥和火光。人 底眼睛不能看出这一群人里有一个没有血污底生物。一个推挤着一个 去到磨石前面,有些裸露着上身,肢体上全是污点,有些衣服破烂,破布 上沾着污点,有些穿着着偷抢来的妇女底首饰细软,这些工具上也沾染 了污渍。

手斧,尖刀,刺刀,大刀全都带来磨利,全都带着红色。有些缺 口底大刀用种种破布条挂在腰间:可是布条全是深红色的。挥舞着这 些武器的狂徒们把它们放在磨石上磨出火花之后,就飞驰到街上去了, 他们底疯狂底眼睛全是一致血红的——通常未曾化为野兽的人瞥见这 种眼睛,在二十年内一想起来都要骇得发呆的。

([英]狄更斯:《双城记》第236页)文学形貌词典-局面篇-政治类-聚会会议人越来越挤了。形迹可疑的苍白的脸,混在人堆旦等时机。

水已 经给搅动了。每走一步,水就更涸浊一些。恰似从河底下浮起来的气 泡一样,有些声音相互呼应,唿哨声,无赖的叫唤声,在喧闹的人堆中透 露出来,令人感应积累的水势。

街的那一头,靠近奥兰丽饭馆的地方, 声音尤其弘大,象水闸似的。警员和士兵拦着去路。大家在那儿禁不住 挤做一堆,又是叫嚷,又是吹哨,又是唱,又是笑……那是群众的笑声, 因为他们不能用说话来表明种种暖昧的情绪,只能用笑来发泄一下……大家越挤越紧,象一群牲口,以为全群的热气流到了自己身 上,所有的人凑成了一个整体,而每小我私家都即是是全体,跟巨人勃里阿 莱一样。

热血的怒潮不时在千首怪物的胸中直冒,眼睛含着愤恨,声音 含着杀气。躲在第三四行的人开始扔石子了。好些人在临街的窗口张 望,好像是看戏;他们一边刺激群众,一边焦灼不耐的等军队开火。

([法]罗曼·罗兰;《约翰·克利斯朵夫》第四册72一73页)瞧,那些黑压压的群众,现在正在踏脚。他们穿过大街小巷,从乡下和城里来到这儿。可以瞥见一个个眼光专注、凝思屏息的面貌,这儿有被季节粗野的接触烧坏了的、被污浊的空气熏得发黄的面貌,有农民 的尖削的僵硬的面颊,少年人没有年龄就显得一脸苦相的面貌,有拿围巾遮住了褪了色的胸衣相干瘪的前胸的、未到年事就变丑的女人的面 孔,还可以瞥见注定要生贫血症的胆小怕事的职员,生活艰难、被平庸 的性格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小人物,这许多掩盖在节日衣服底下的或者 亦裸的贫穷里的背、肩膀、摇摆的胳臂形成的激浪。

这就是数量和无限 的气力。这就是正义和公正。

([法]巴比塞:《灼烁》第267—268页)文学形貌词典-局面篇-政治类-欢庆兹皮希科抱着达奴莎向城堡走去,这一次,他是以一个真正胜利者的姿态,意气扬扬、快快活活走进去的。同他定在一起的是这个王国里 最良好的骑士们;成千上万的男女和孩子都在嚷着、唱着,把他们的双 臂仲向达奴莎,赞赏着他们两人的仙颜和勇气。窗口上的女市民们鼓 若掌,随处都可以瞥见流着快乐之泪的脸。一阵暴雨似的玫瑰花,百合花,丝带,甚至金戒指抛向这幸运的青年。

他满面色泽焕发,心田充满 感谢,时时刻刻和他的可爱的情人拥抱,有时候还吻着她的手。这情景 深深感动了女市民的心,其中有些人不禁投入自己爱人的怀抱,告诉他 们说,如果他们也遭到死刑的话,她们准会照样去援救。

兹皮希科和达奴莎成了骑士们、市民们和普通老黎民的宠儿。([波)显克微支:《十 字军骑士》笫138—139页)山冈顶上的炮台在平静的天空中不停轰鸣。全城的人都跑到大街 上来庆祝这一激感人心的时刻,它标志着痛苦的时间已经竣事,遗忘的 时间还没有开始。

各处广场上,人们都在跳舞。一夜之间,路上交通变得特别拥挤, 汽车越来越多,街道水泄不通。整个下午,城里钟声齐鸣,铿锵之音 在蔚蓝的天空中、金色的阳光下回荡。

教堂里充满了欢喜的谢恩声。但与此同时,娱乐场所也挤得透不外气来,咖啡馆的老板也不颐以后如 何营业,把最后剩下的酒全部卖给了主顾。柜台前挤满了一群群情绪 同样激动的人,其中还可以看到许多对男女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忌惮 地搂抱在一起。

人人都在叫着,笑着。这些月来,他们把生活的热情部 积累了起来,人人都不轻易流露这种热情。然而在这一天,在他们得以 幸存的日子里,他们把它全部倾注了出来。

明天才是小心翼翼地开始 生活的日子,而现在,种种完全差别阶级的人都象兄弟一般汇聚在一 起。([法)阿尔贝·加缪:《鼠疫》第289页)一会之后,一大群人汹涌到牢狱墙角周围,其中就有锯柴匠和复仇手拉着手。人数不会比五百更少,而他们正在跳舞,好象五千个妖怪似的。除了他们自己底歌颂而外并无音乐。

他们一面跳一面唱盛行底革 命歌曲,依照着一种凶猛底节奏,好象一致咬牙切齿似的。男子和女人跳,女人和女人跳,男子和男子跳,都是随意胡乱拼集的。当初,他们不外是粗陋底小红帽和祖陋底破衣服的一阵风暴,可是,当他们充满了那 地方,跳到路茜旁边的时候,他们就现出某种狰狞妖异底疯狂舞式。他们前进,退却,相互拍手,相互碰头,独自旋转,拉别人来成对地 旋转,一直旋转到许多人倒下。

当那些人倒下的时候,其余底人们利市 拉手联成一圈,全体一致旋转,然后大圈子破裂为四个和两个小圈,各自旋转,旋转,突然一起停注,重新开始,拍手,碰头,破裂,向另一方面 旋转。突然他们全愣住了,歇了一会,重新打着拍子,在路上排成纵列, 低下头,举起手,实行突袭似的,咆哮而去。看打战电没有看这种舞蹈 的一半恐怖。

这显然是一种堕落——从前天真无邪底工具变为开玩笑 了——一种有益康健底娱乐变为激怒血脉,昏乱神经,和僵硬心情的方法。这其中倘若原本有优美底事物,这就使它益形貌寝,全显出何等被 歪曲和污损。

裸露在这种局面中的少女底胸部,以及这样搐动着底美 少年底头面,和在这血污底泥路上的婀娜细步,都是时代杂乱的表徵。([英]狄更斯:《双城记》第250页)文学形貌词典-局面篇-政治类-游行然而这一天,在“大上海”纵贯南北的一条脉管(马路)上,却奔流着 一股各色人等的怒潮,用震动大地的呐喊,回覆四年前的炮声。

……走在前头的,是长衫先生,洋装先生,旗袍大衣的小姐,旗袍不 穿大衣的小姐,短衣的象学生,短衣的象工人,象学徒,——这样一群 人,手里多数有小旗。这样的队伍声势赫赫前来,看不见它的尾巴。

不,它的尾巴在时时 加长起来,它沿路吸收了无数人进去,长衣的和短衣的,男的和女的,老 的和小的。有些人(也有骑脚踏车的),在队伍旁边,手里拿着许多纸分给路边 的看客,也和看客们说些话语。

突然,震天动地一声喊—— “中华民族解放万万岁!”(茅盾,《大鼻子的故事》 《茅盾文集》 第八卷“一62页)一会儿,四周就都是人了,纵横交织的队伍将他团团围住,他被带 着往前走。口号声振动着他的耳膜,他感应热血在血管里沸腾。他个儿高,左顾右盼,四处张望。

这支勇往直前、蔚为壮观的游行队伍使他 赞叹不已。看不见哪儿是路了…… 哈赛内尼先生看到的是一个波涛汹涌响声震天的海洋, 看不见哪儿是路了…… 这万头攒动的海洋,象是一颗民族的心脏急遥地跳动着,沸腾着。

重大的事件剌伤了这颗自尊的心,流出腥红的热血,它使人们情绪激 昴,热血飞跃……([埃]台木尔:《游行示威……》 《台木尔短篇小说 集》第230页)这种毫无秩序的行动逐渐有了一个偏向——人群从聂夫斯基大街 涌到摩尔斯卡雅街。到了那儿,大家又往路中心挤。

有几个好像发育不全的小伙子,默默地、心事重重地打头儿跑着。在十字路口,便帽在 飞,阳伞在挥舞。摩尔斯卡雅街上嗡嗡地响着“乌拉,乌拉!”的喊声。孩子们尖声打着口哨。

随处尽是盛装的女人,站在停着的马车上。人 群慌张皇张地涌进伊萨基耶夫斯基广场,四散到各处,钻过广场的栅 栏。随处都是人——窗子上,屋顶上,大教堂的花岗石台阶上。

这成千 上万的人,正在望着一阵阵的烟从德国大使馆那暗红色大厦的上层窗 子里冒出来。从破碎的窗子里,可以瞥见人们在内里跑来跑去,把一捆 捆的纸往下面人群里撂,这些纸便向四面八方飞散开去,逐步地落下 来。每次冒出一股黑烟,或者从窗口里扔下一样工具的时候,人群中就 爆出一阵吼声。可是就在那一个屋子前面,两个庞大的铜人勒着两匹铜 马缰绳的地方,那几个好像发育不全的、心事重重的人又出观了。

人群寂静下去,倾听着铁锤的铮铮声。右边的一个巨人晃动了,哗啦啦倒在 人行道上。人群咆哮起来,从四面八方涌已往,没命的挤轧。

“把它们弄到莫伊卡河里去啊,把这些鬼工具弄到莫伊卡河里去啊:第二座铜像 又倒下了。一个戴夹鼻眼镜的胖女人,一把揪住安托希嘉·阿尔诺尔杜夫的肩膀,往他耳朵边嚷道:“我们要把它们统统沉下去,年轻人!”人群 朝莫伊卡河移动。可以听到救火车的喇叭声,铜帽子老远在闪烁。

米乐m6

骑巡队在街角上泛起了。([苏]阿·托尔斯泰:《磨难的历程》第一部《两 姊妹》第149—150页)巴黎随处都有人向奈依进军,一小群一小群的,也有象我们这样声势赫赫的大队。只要有一百人,就迈步前进,只要有四小我私家,就挽迫了胳膊。这是些琐屑的军队,他们正在汇合起来,这是些共和国的破布,在 死者的血泊里又粘在一起。

这是布吕多姆叫做造反的毒龙的那头怪 兽,它伸出了一千个被同一个思想联络在躯体上的头,眼睛里射出了愤· 怒的火光。舌头不发出啸声,红布也不摇动。相互间用不着攀谈,因为谁都知 道大家要干什么。

— 心里充满了斗争的希望,——口袋里也充满了。([法]儒勒·瓦莱 斯:《起义者》第132—133页)文学形貌词典-局面篇-政治类-行刑冥王益怒,命置火宋。两鬼摔席下,见东墀有铁床,炽火其下,床面 通亦。

鬼脱席衣,掬置其上,重复揉捺之。痛极,骨血焦黑,苦不得 死。(蒲松龄;《席方平》 《聊斋志异》第582页)冥王又怒,命以锯解其体。

二鬼拉去,见立木高八九尺许,有木板 二,仰置其上,上下凝血模糊。……鬼乃以二板夹席,缚木上。锯方下, 觉顶脑渐辟,痛不行忍,顾亦忍而不号。

(蒲松龄;《席方平》 《聊斋 志异》第582页)没有多久,又见几个兵,在那里走动,衣服前后的一个明白圆圈,远 地里也看得清楚,走过眼前的,而且看出号衣上暗红色的镶边。——一 阵脚步声响,一眨眼,已经拥过了一大簇人。

那三三两两的人,也突然 互助一堆,潮一般向前赶,将到丁字街口,便突然立住,簇成一个半圆。老栓也向那里看,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:颈项都伸得很长,好像许 多鸭,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,向上提着。静了一会,似乎有点声音,便又 动摇起来,轰的一声,都向退却,一直散到老栓立着的地方,险些将他挤 倒了。

(鲁迅;《药》 《呐喊》第36页)何世雄满脸横肉,挥手说:“叫他尝尝!”两个特务拧住洪流的胳膊, 一个从后面用条白布把他脑壳一勒,另一个拿两块檀木板,照洪流脸上 啪啪啪左右往返的打,几下子,打得洪流嘴里连血带沫子流下来,舌头· 都麻了,象棉花瓤子似的,眼角上也挨了一下,只以为昏昏沉沉,不懂事 了。他们用一卷草纸把洪流熏醒过来。何世雄问;“黑老蔡、刘双喜他 们在哪儿?”洪流说:“不知道广何世雄间:“上一回你和刘双喜到这儿来 抓我,是谁报的信,谁出的主意?”洪流一只眼儿糊着血,一只眼儿瞪着, 说:“你别问我,你问我干吗广何世雄冷笑说;“嘿!这小子还没尝着好 滋味呢I给他一碗黄米饭吃!” 洪流背后那家伙,用膝盖顶住洪流的腰,手里的白布牢牢一勒,勒 得他仰了脸儿;旁的人就用小米泡凉水,往他鼻子里灌。

还听见何世雄 说:“你吃这碗饭怎么样啊?饱饱儿的吃一顿吧宽大水忍不住,一吸气, 呼的就吸进去了,呛得脑子酸酸的,忽忽悠悠的又昏已往了。· 他们又把他熏过来。洪流模模糊糊的,鼻子里喷出来的小米全成 了血蛋蛋,嘴里也出来了,身上又是血又是水。

何世雄自得的说:“你小子好啊:铁嘴钢牙,柏木舌头;到了我手里,看你还厉害不厉害:”(袁 静等,《新后代英雄传》第137—138页)随处是一片充满了脚步声的墓地一般的寂静,所有的头都转过来, 所有的眼睛都往一个偏向看去——都往那电杆好象一条线似的排列着 的偏向看去,电杆越远越小,象细铅笔似的,终于在抖颤的暑热里消失 了。在最近的四根电杆上,凝然不动地吊着四个赤身露体的人。

黑压 压的大群苍蝇在飞翔。那些吊着的人:垂着头,好像在用自己年轻的下巴,牢牢压住吊着他们的绳结似的,他们露着牙,被啄去的眼睛成了黑 洞。

从被啄开了的肚子里,流着粘粘的绿荧荧的内脏。太阳蒸晒着。用 通条抽破的黑皮肤裂开了。

乌鸦飞起来,落到电杆梢上,偏着头,向下 望着。四小我私家,可是第五个呢……在第五根电杆上吊着一个女人,被割去 乳头,光着身子,满身发着玄色。

([苏]绥拉菲摩维支;《铁流》第150 页)最后刽子手用脚踏起来,轮子开始转动,加西莫多在他的绳绑中战 抖。他奇丑的脸上突然现出来的蠢笨心情,越发惹起了群众的讽刺。那些皮条挥在空中发出好象弹子掷响的声音,一阵阵疯狂地落到谁人 可怜人的肩膀上。

加西莫多跳起来,好像惊醒了似的。他适才开始明白那是怎么回 事。

他在绳绑里蜷伏着。一种惊惶和痛苦的抽搐散布在他脸上每一根 筋络,但他不收支一声叹息。他仅仅把头向后转动,向右转动,又向左 转动,而且摇晃得象只被人踢了一脚的牡牛。

一下随着一下,然后又是一下,又一下,一直不停。轮子不停地转 动,鞭子不停地象雨点样落下来。

血迸溅出来了,人们瞥见成千条血流 在那驼子底黑黑的肩膀上流滴着,而皮条挥舞的时侯,便把一些血滴溅 到观众中间。至少看起来加西莫多好象是第一次不能忍耐了。

他用力缄默沉静地不 大艰苦地挣脱他底绳绑。人们瞥见他眼睛冒着怒火,筋络兴起来,四肢 蜷起来,把皮条、绳子和链子,通通挣开了。

他的力气那么大,那么不行 思议,简直收支意外。但市政府的镣铐仍然戴在他身上,它仅只轧轧地 响了几下就算了。加西莫多筋疲力尽地跌倒下来。他脸上的呆笨心情 里有痛苦的和深深失掉勇气的样子,他闭上他的独眼,把头俯垂到胸前 好像死去了似的。

从这时候起他便不再动一动。没有什么能引起他轻微的行动了。

无论是他底不停地流着的血,和加倍狂乱地打到他身上的鞭子,和谁人 被行刑激动着陶醉着的刽子手底狂怒,和愈重愈响的鞭子底恐怖的声 音。([法]雨果:《巴黎圣母院》第295页)渡船载着罪人和刽子手向理斯河的左岸开去,剩下的人都留在右 岸,而且跪了下来。

……米莱狄在摆渡的时候居然解掉了缚在脚上的绳子;渡到了左 岸,她轻捷地跳到岸上,提步就逃。不外地面是湿的,她走到了斜坡的顶上,就滑了一跤,跪倒在地上 了。

无疑地,她突然受到了一种迷信思想的攻击,她知道上天不愿援救 她了,于是她低头合掌,跪着不动了。这时候,河对岸的人瞥见刽子手逐步地举起两条胳膊,他的长刀在 残月下映出一道冷光,接着那两条胳膊一齐往下直落,于是听见刀锋在 空中一声咆哮,受刑的人叫了一声,接着,一堆斩断了的工具在刀锋下 面倒下来。这时候,刽子手脱下了身上的大红斗蓬,铺在地上,先把尸体摊在 上边,再把脑壳扔上,然后把斗蓬的四只角儿结好,他提起这个包裹背 在肩上,回到了船上。船行到了理斯河当中,他教渡船停下来,把他的包裹拎到水面上, 高声嚷道: “让天主的正义得以伸张广 他让尸首掉到河水最深的地方,尸首连忙沉下去了。

([法]大仲 马:《三个火枪手》第829页)。


本文关键词:高考,作文,素材,派送,文学,名著,米乐m6,局面,形貌

本文来源:米乐m6-www.tzmeihua.com